疯狂开店的咖啡赛道,面临着残酷的大洗牌-万博全站官方网站APP下载

2023-12-22

  开好一家咖啡店,似乎越来越难了。

  据红餐大数据统计,截至2023年10月29日,全国咖啡门店数约有19.16万家,截至10月29日,今年全国新增咖啡店约9.5万家,关闭约4.4万家。

  疯狂开店的咖啡赛道,正面临着大洗牌。

咖啡店密度越来越大,

  最短生命周期只有2-3个月

  今年以来,大批创业者涌入咖啡赛道,咖啡店越开越多。

  广州的六运小区被称为“广州咖啡庄园”“全广州咖啡浓度最高的网红片区”,这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咖啡店,既有专注于营造空间的大店,也有藏匿于巷子深处的精品小店。

  在六运小区经营着“CowCow其其·牛杂咖啡公司”的Vincent告诉红餐网,今年以来,六运小区新开了很多咖啡店,尤其是3、4月份时,新开的门店尤其多。

  红餐网根据高德地图与大众点评上公开的信息粗略统计发现,目前六运小区的咖啡门店数量有60家左右,这样意味着,平均每150㎡内就分布着1家咖啡店。

  在广州琶洲附近上班的小黄也表示,周边新开的咖啡店正肉眼可见地增多。“我们公司一公里范围以内,有两家瑞幸,还有星巴克、M Stand、Manner Coffee、Tims天好咖啡、太平洋咖啡……可选择的太多。”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咖啡店密度越来越大的同时,新开门店的生命周期却越来越短。不少新开门店尤其是个体门店,往往只经营了短短2-3个月便关门离场。

  “咖啡赛道已经进入贴身肉搏战。”在西安经营着一家精品咖啡店的默默告诉红餐网,今年以来,她的门店附近新开了不少咖啡店。“一抬眼就能看见对面的咖啡店。店越来越多,客人却越来越少。工作日的时候,店里有时就一两位客人。”

  作为今年咖啡创业大军中的一员,东哥对此也深有体会。今年年初,他和两位朋友合伙在海南开了一家ChaKaa咖啡,本以为今年旅游业回暖,来海南旅游的游客数量与日俱增,咖啡店的生意不会太差。

  但咖啡店的经营并没有预期的顺利,“门店一直在亏损,开了三个月就宣布关店转让了。”在东哥看来,咖啡店密度过高是造成其门店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海口市的常住人口仅有290万,消费力也比不上一线城市,实在是容纳不下太多的咖啡店。现在大家扎堆开店,客流进一步被瓜分了。”东哥说道。

竞争和内卷不断加剧,

  大批门店的利润越来越薄

  咖啡店越开越多,竞争和内卷也在不断加剧。

  为了争抢客源,今年以来咖啡店开始大打价格战。9.9一杯,8.8一杯,5.8一杯,4.8一杯……一杯咖啡的价格似乎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生活在广州的周周告诉红餐网,在其居住的社区附近,有咖啡店每天都定点推出低至不到3折的“秒杀活动”,原本定价为18元一杯的经典美式,秒杀价只需要4.8元。

  东哥也表示,自己门店当时的产品定价并不高,一杯美式的售价为11元,特调咖啡也基本在20元以下。但即便如此,在库迪开出后,还是有不少顾客提建议,让东哥的咖啡店也加入到8.8元的咖啡队伍中。

  “以一杯最简单的冰美式为例,豆子的成本2元,再算上设备折旧以及包装等费用,一杯咖啡的成本5-6元。再加上房租、人工,一杯咖啡毛利至少要在60%以上才能赚钱,8.8元的玩法对于个体咖啡店来说,就是‘自杀式经营’。”在东哥看来,很多卖低价咖啡的品牌无异于玩火。

  不仅价格内卷,在产品和营销上,咖啡店也越来越卷。

  清清曾在星巴克工作,后来辞职回到湖南衡阳老家开了家自己的咖啡馆。她告诉红餐网,原本以为小地方的消费者对咖啡的花样不会太关注,门店只要做好几款产品,保证好喝就行了,但现实并非如此。周边的饮品店频繁上新,消费者热衷于打卡新潮的网红店,清清也不得不跟着大流走。

  眼下,清清几乎每天都在为推出新的特调绞尽脑汁,以保证两个月翻新一次菜单的频率。今年以来,她还在店里加入了烘焙和贝果。

  遗憾的是,从去年开业至今,咖啡馆的营收并没有达到清清的预期。从清清晒出的收入账单来看,门店平均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的营收为零,月平均收入仅有三千元左右。

  清清直言,自己的门店如今仍在艰难维系着,等到门店的租约到期后,就会彻底结业关闭。

△清清门店的部分收入情况,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房租水涨船高,

  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今年餐饮业“报复性开店”浪潮出现后,各地商铺的租金开始肉眼可见地上涨。很多以前租不出去、转不出去的门面,现在不愁租、不愁转。一些房东见状也坐地起价,纷纷涨租,一度消失的转让费也回来了。

  很多咖啡店尤其是今年新开的门店,身上背的房租并不便宜。利润越来越薄的情况下,高昂的房租往往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Vincent告诉红餐网,开在他家门店隔壁的一家咖啡店已经倒闭了将近三个月,至今仍无人接手。“那家店倒闭的原因一是营业额下滑,二是房租太贵。门店100平米,一个月的房租就要4万元。”

  在Vincent看来,正是因为房租太贵,不少咖啡店倒闭了也没人敢轻易接手,街道商铺的空置率很高。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和Vincent同在六运小区开店的一位店主则表示,眼下还有不少房屋中介专门炒高店铺的“转让费”和租金,以便拿到更高的中介费。

  “现在六运小区一间不到60平米的店铺,光转让费可能就去到20多万。”一位原计划在六运小区开咖啡店,却被高昂的转让费劝退的95后小米如是说道。

  红餐网在58同城上查找六运小区的商铺租赁信息时看到,一间咖啡店在几天前刚刚更新了转让信息,30平米的底层商铺,转让费高达20万。

△图片来源:58同城截图

  “想要客流更好的地段,租金自然就更高,风险也大。但如果随便找一个租金低的地方,又感觉是在白投入。”在江苏宜兴一条老街道开咖啡店的蒋又清对此深有感受。蒋又清的门店有90平米,开店前期,门店的投入高达30万,门店一个月的房租、水电等经营成本也在一万元左右。

  在开店之前,蒋又清本以为月收入一万会比较容易,毕竟咖啡是个热门赛道。但开店这一年来,门店营收能持平成本的月份并不多。“生意最惨淡的时候,门店的出杯量仅有个位数。今年6月决定关门的时候,还没有赚回本。”

  广州一浚咖啡的主理人也向红餐网表示,他的门店开在社区附近,面积仅有40平左右,但每个月的房租高达13000元。由于房租压力太大,如今一浚咖啡正在寻找新的铺面。

寒潮来临,

  开店与闭店持续交替上演

  在不少从业者看来,咖啡赛道的“大清洗”才刚刚开始,等待他们的是漫长且寒意逼人的冬季。

  而在这个拐点时刻,咖啡从业者们大都面临两个选择,坚守或放弃,前者期盼能熬出头,后者则希望将损失尽可能地减少。

  7月底,东哥在ChaKaa咖啡的小红书账号宣布门店正式结业。这家店是他在上一轮咖啡闭店潮后“捡漏”盘下来的,在他放弃之后,一位原本做后备箱咖啡的小哥又接管了他的门店。

  关停门店之后,东哥回到了老家乌鲁木齐。在这里,他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幕,一批咖啡店正在当地涌现。

  蒋又清也把店关了,与男友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咖啡车”之旅。眼下,她已经开着“咖啡车”游历了20多个城市。在这个过程中,她注意到,不同城市的咖啡消费习惯存在一定差异,但不管在哪个城市,咖啡生意就像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莫比乌斯环,开店与闭店总是在交替上演着。

  虽然竞争激烈,但开一家咖啡店依然是时下热门的创业选择。就咖啡赛道而言,市场规模也在持续增长,挑战与机遇并存。于是,有人关店离场的同时,也有人前赴后继地涌入。

  一位从事二手设备回收的老板告诉红餐网,现在他最喜欢回收的就是咖啡店的设备,因为可回收得多,转手卖得也快,很多时候一天之内就能完成回收和再转手。

  “同一条咖啡街,你隔三差五再去,经常就会焕然一新。”一位专注咖啡开店的企业培训师直言。他曾看过某咖啡品牌短短半年内从0开出12家店,最后又在1个月全部倒闭关停。

作者:红餐网简煜昊

注:此文属于央广网登载的餐饮行业信息,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万博全站官方网站APP下载

返回列表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