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白菜背后:飞机餐困在成本控制中-万博全站官方网站APP下载

2024-01-14

  10月18日,南航“馒头白菜”飞机餐风波仍在发酵,由此也引发了对航空餐食成本的热议。北京商报记者在查阅三大航财报后发现,今年上半年南航的营收为三大航之首,但餐食机供品成本却是最低的,“馒头白菜”的背后是一场航司动刀降本的变革。事实上,除了南航,其他航空公司的部分飞机餐也被不少旅客诟病。越来越多的航司在探索节约成本之路,但均伴随众多消费者的吐槽,这也证明,在节流上,航司仍然需要更为科学的方法。

  南航餐食成本为三大航最低

  10月14日,网名为“峰哥亡命天涯”的消费者(以下简称“峰哥”)在微博晒出两张飞机餐的照片,并配文“四个馒头,一包榨菜,还有一片白菜,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这么奇葩的航空餐”。

  峰哥所晒照片显示,餐盒中盛放着四个种类不同的馒头和一片白菜,餐板上还有一包橙色的榨菜。随后,10月17日晚间,峰哥再发微博确认该飞机餐为南航发放,具体发放时间是在沈阳桃仙机场经停呼和浩特飞往西宁曹家堡机场的航班第二航程。

  北京商报记者针对“馒头白菜”一事询问南航,截至发稿,南航并未给出官方回应。

  事实上,“馒头白菜”的背后是一场航司动刀降本的变革。

  民航业内人士李瀚明分析,南航提供“馒头白菜”飞机餐的原因可能与航司节省成本或者机场的保障能力有关。

  北京商报记者翻阅国航、东航和南航2023年半年报发现,在三大航中,南航的营业收入最高,但餐食成本以及占比却均为最低。

  财报显示,上半年南航的营业收入为718.3亿元,营业成本为668.99亿元。在营业成本构成一项中,餐食机供品费用为10.49亿元,占总成本的1.56%,去年同期为5.88亿元,同比增长78.4%。在财报中,南航表示,餐食机供品费用变动原因主要是上半年旅客运输量同比增加,餐食机供品随之增加。

  而在国航和东航的2023年半年报中,国航实现营业收入596.13亿元,其航空餐饮成本为11.67亿元,占营业成本比例1.97%;东航实现营业收入494.25亿元,其餐食及供应品成本为12.8亿元,占总成本比例2.52%。

  没有统一标准的餐食

  根据峰哥10月17日的微博,北京商报记者在南方航空App上搜索了其乘坐的航班。南航App显示,该经停航班航班号为CZ6117,10月19日的特价经济舱售价900元起。在该航班的餐食说明中,沈阳-呼和浩特第一段航程的经济舱、明珠经济舱、公务舱与头等舱餐食均为“点心”,而呼和浩特-西宁第二段航程的经济舱和明珠经济舱餐食为“点心”,公务舱和头等舱则为“正餐”。

  峰哥表示,第一段航程所发的点心为面包,第二段航程中的中式点心并非全是馒头,还包括了花卷、双色馒头、豆沙包和蛋糕。对于南航此次的飞机餐,峰哥表示,没有指责南航之意,“其实很好吃,就是稍微有点多了,希望有点蛋白质,中式点心吃多了有点噎”。

  那么,航空公司在不同时段应当提供什么样的餐食?餐食的成本和价格如何定夺?在航食公司工作的陈鹏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没有明确统一的标准,都是航空公司自己规定。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按照行业惯例,配餐标准依据飞行时间长短变化。其中,飞行时间在一小时内的航空餐为干点餐,有面包、烧饼或汉堡;飞行时间在两小时以上,又正值饭点,飞机餐为正餐;若航程和飞行时段约两小时,又正值饭点或在饭点之间,旅客也有可能获得轻正餐或者点心餐。

  针对航空餐食的餐谱设计,2017年12月23日起实施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航空食品卫生规范》中提及,应充分考虑供餐航班飞机的航程、机上设施条件(冷藏、加温设备)、航空配餐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航空配餐配送装机时间等影响因素。严格控制航空配餐安全风险。

  不过,该条规范并未规定餐食品种和成本价格。

  事实上,航空餐食的生产要经过数个环节。陈鹏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航空餐食的生产制作由航食企业负责,航空公司向航食企业购买餐食后提供给旅客。“具体提供什么样的餐食是由航空公司决定的。一般来说,航司的客户服务部会与航食公司对接,提出餐食要求,航食公司按照要求来制作。”

  陈鹏亮还透露,南航目前拥有自己的航食公司。根据南航财报,其子公司广州南联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业务性质为航空配餐,南航持有70.5%的股权。北京商报记者在天眼查App上搜索发现,广州南联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包括生产航空配餐(包括生产糕点、月饼),为国内外航空公司提供航空食品、饮料、糖、酒,以及为国内外航空公司提供与航空配餐有关的劳务服务(以上均仅限“南联航食及其分公司”经营)。

  李瀚明指出,“航空公司和机场都可以自己开设航食公司,不过一般而言这需根据从当地出发的航班数量和乘客需求而定。在需求较少的机场,航空公司一般会请当地机场开设的航食公司配送航空餐食。因此,航空公司能够提供给旅客的餐食,往往既和航空公司的预算有关,又和当地的饮食习惯密切相关”。

  航司的成本控制不止于餐食

  此次的“馒头白菜”风波也引起了热议。在峰哥两条微博下,有消费者评论,“忆苦思甜饭”“馒头花卷是中国传统主食也不能这样干啃吧”“好歹给点蛋白啊”。

  社交媒体平台上不乏消费者对不同航司飞机餐的吐槽。有消费者表示,在购买海南航空经济舱机票后发现可以提前点餐,特意选了很多人推荐的海鲜饭,但打开发现只有5个虾饺。

  也有消费者晒出深圳航空南昌-太原航线的餐食为一块饼干和一瓶水。“看到航班说明上写着有餐食就没吃晚饭,两个小时航程也不至于就一块饼干,写明有餐食会很容易让人误会。”该名消费者表示。

  有丰富乘机经历的旅客宋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此前也遇到过公务舱提供奇葩餐食的情况,当天航班上公务舱飞机餐提供了一份香蕉吐司,是在一片吐司上放了几片香蕉,拿到手时香蕉已经氧化了。吐司下面的托盘里一边放着西红柿配鸡蛋糕,另一边放着果酱”。

  在宋希看来,部分航司飞机餐的菜品设计令人难以理解,相应地,味道上也并不好吃。“我认为航空餐食的质量有很多影响因素,具体还要看航空公司及供餐企业如何规定。”

  航司的降本变革不仅限于餐食,北京商报此前曾针对航空公司线上值机选座收费一事进行报道,部分国际航线经济舱收费座位比重高、免费座位太少,而公务舱选座也要收费。

  无论是餐食还是选座,航司固然可以探索降成本的措施,但降本之路上吐槽不断,这也证明了航司在节约成本上仍需要更为科学的方法。

  “无论如何,点心餐配给四个馒头确实不太合适。消费者掏了钱,其航班也说明了包含餐食,的确需要顾及消费者的体验和感受,提供给旅客的服务质量不能也随成本一起节约没了。”陈鹏亮说道。

————万博全站官方网站APP下载

返回列表
To Top